今天是: 繁体中文
历史论坛 | 帮助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我要投稿 | RSS历史网RSS订阅
历史春秋网 国学经典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文化锐评

再谈9.18:想要侵华的绝不仅是日本右翼

时间:2015-09-24  来源:历史春秋网  作者:赵丹阳    评论:  【论坛  收藏  纠错
  摘要:当一个民族面临着致命的巨祸与灾殃,通常会踏上四种道路:其一,冥顽不灵,坐而待亡;其二,革故鼎新,励精图治;其三,依附貔虎,苟延残喘;其四,寇掠他国,转嫁危机。
  
  (第二种道路也分三种情况,一是当途悔悟,励精图治;二是百姓造反,重建家国;三是官民博弈,多元共治)
  
  毫无疑问,日本选择了最为自私自利、以邻为壑的方式——图霸东亚!
  
  然而,“法西斯理论”中所倡导的教义毕竟是少数野心家的精神奢侈品,它若想在基层大众中生根,还需要两大养料:普遍性的仇恨情绪与一杆看似正义的旗帜。
  
  日本社会从来不乏点燃怒火的种子。正如昭和维新运动中的青年代们表所说:“我们必须首先指出作为国家核心的执政者们的重大责任。”“他们无视自己的职责,在施行国策中缺乏雄心,毫无振兴大和民族的根本精神,只是醉心于谋取政权、财物,上瞒天皇,下欺百姓,政局汹汹,腐败已极。”“社会即将沉于污秽的深渊,高级当政者的悖德行为,政党的腐败,资本家不顾大众利益,华族不考虑国家将来,宣传机关导致国民思想的颓废,农村凋敝,失业,不景气,各种思想派别组织的活动,糜烂文化的抬头,学生的缺乏爱国心,官吏的明哲保身主义等等。”①
  
  的确,在举世瞩目的“米骚动”以后,日本的政党愈发行径丑恶,纷纷以夺得政权为目的进行排斥异己,造成政界和社会的纷扰不安,形成了党贼;财团贪得无厌,操纵金融与市场,罔顾他人生计,形成财贼;皇室依靠其权力横征暴敛,贪污腐败,形成权贼。
  
  三颗毒瘤,滋育国内,民间早已沸反盈天,战意燎原!
  
  现在的问题只剩下一个,如何用“大义凛然”的借口和“科学的”话语体系让老百姓目光转移,将他们心里的“滔天恶浪”祸水东引?!
  
  在此之前,北一辉于1919年在上海编撰的《日本改造法案大纲》,无疑为这种丑陋而恐怖的目的披上了一袭糖衣!
  
  一,北一辉的《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为日本“全民皆兵”,进而“侵略中华”提供精神动力和理论基础。
  
  波谲云诡、四方扰攘的1919年,可以说是法西斯运动张大己力的一年。
  
  该年3月,贝尼托•墨索里尼在米兰发起成立“战斗的法西斯”组织。
  
  9月,希特勒在德国(以特务的身份)加入“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
  
  同年9月,北一辉在上海靠“清水加饭团”写出了《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
  
  当俄国革命初露峥嵘、中国革命方兴未艾之时,法西斯主义也趁势猛进,在弹丸岛国萌发生长起来。
  
  令人讶异的是,双方的“笔杆子”竟不约而同的看中了“马克思主义”这一理论,并奉为圭臬。
  
  如果说列宁同志是在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批判继承,良施善用,那么北一辉则是完完全全的在“倒行逆施”!
  
  北一辉虽也主张限制私人资本,提出雇主和雇员之间利润均分,抑制财阀幕僚,但他的“革命”依靠的不是工农,而是军人。他生拉硬扯地将日本军人说成是“有兵卒素质之工人”,主张成立与俄国十月革命工兵代表苏维埃类似的“工兵会”,让最有组织,最有战斗力的在乡军人成为改造国家的骨干力量。于是他在国家主义与军国主义之间搭上了一块方便跳板。
  
  此举纯粹是在马克思主义的酒瓶中灌进了日本的旧米酒。他的服务对象不是具体的哪一个阶级,而是抽象的国家。于是他的国家主义与西方未曾谋面的伙伴一样,很快变成不折不扣的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
  
  更为可恨的是,他将“马克思主义”中提出的“革命”与“扩张”相互混淆,认为“在国际间处于无产者地位之日本”应成为一个“打败英国,使土耳其复活,使印度独立,使中国自立,其后太阳旗将给全人类以阳光”的“革命帝国”!
  
  “大东亚共荣”的谎言便这样被炮制出来!
  
  刚刚代替大正天皇摄政的裕仁,却似乎不太喜欢北一辉,因为在他苦心孤诣书写的《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中,要求把皇室私产全部充公。
  
  但是,裕仁的弟弟秩父宫却对北一辉饶有兴致。在他的身上,秩父宫看到了巴登巴登11人集团赖以盟主日本甚至霸控东亚的战略野心。
  
  由是,北一辉的著作最终得以油印出版。
  
  此书一出,影响巨大。日本青年军官们纷纷把它作为策动法西斯活动的理论依据。
  
  北一辉的“同门”——大川周明异常聪明,且善于投机,懂得阿谀奉上之道,他将北一辉理论的理论去芜存菁,剔除了其中皇室不能接受的部分,更将国家与天皇划了等号。
  
  自此而后,“朕即天下”!
  
  大川周明很快得到了皇室的支持,并被聘为大学寮的讲师。
  
  救国与革命,是20世纪最激动人心、最具号召力的口号。在这个口号影响下,20世纪20年代初期,一伙优秀的中国青年聚集在上海成立中国共产党,聚集在广州加入黄埔军校;另一伙不能不说优秀的日本青年却聚集在东京皇宫,完成了钦定的法西斯思想改造。
  
  幽灵般的语言如风咆哮,字字句句入脑入心,仿佛寒夜枭鸣:“日本人民必须成为解放人类的旋风的中心。日本民族注定要完成世界的革命化。这一理想的实现以及对日本的军事改组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产品。我们认为我们的任务是不仅仅以日本的革命或改革而告终的,但我们必须满意地首先进行我国的改革,因为我们对日本解放全世界的使命抱有信心。”②
  
  在此种反动的宣传下,绝大多数日本人都认为“血洗邻国”是正确的,这不叫“扩张”,而是“革命”和“解放”。
  
  几乎每个人都对这荒谬绝伦的所谓“信仰”深信不疑,而且死心塌地——因为这是天皇告诉他们的,这是国家告诉他们的!
  
  一头法西斯怪物在世界的东方出笼了!
  
  第一个目标便是中国。
文章标签:九一八事变  日本  靖国神社


图说历史
美国国会图书馆中的中国抗战照片
美国国会图书馆中的中
日军记者拍37年南京沦陷
日军记者拍37年南京沦
二战德国纳粹的末日
二战德国纳粹的末日
1943年美军与中国军民并肩与日军作战旧照
1943年美军与中国军民


推荐资讯
《三国六大家族》:一个不一样的三国
《三国六大家族》:一个
对话话剧导演李伯男不要埋怨观众
对话话剧导演李伯男不
误读与误导——传教士如何阐释《四书》
误读与误导——传教士
《波茨坦公告》日美英中态度不同 谁在装睡?
《波茨坦公告》日美英


广告
栏目热门
相关文章